专家:下一阶段若疫情在这个邻国暴发,中国压力很大


“要证明我们是解决问题方案的一部分。我们不是病毒,但我们可以成为解药”,他写道。

其中有日裔美国人还表示,被杨安泽所称颂的那段二战时日裔美国人积极报效国家的历史,其实并不准确。因为并不是所有日裔美国人都是自发自觉地在参军,有不少其实是当时被美国政府关在集中营里的日裔美国人,为了避免家人再遭到这样的迫害,而被迫去前方当炮灰的。有日裔美国人还表示他们长辈这种通过参军去证明自己对美国“忠心”的代价,太大了。

在美国NBC新闻网的一篇报道中,多名日裔美国人社区的领袖就表示,杨安泽的文章和观点让他们想起了当年那种“做美国人还不够,还得做更好的美国人”的痛苦回忆。

针对可能存在168万境外输入居家隔离人员状况,以及是否再采取集中隔离以及核酸检测?

“美国人不应该通过这种曲折的方式去证明自己的忠心”,一名来自日裔美国人社区的人士表示。

他进而表示,新冠病毒疫情在美国暴发以来,亚裔美国人遭到了很多肢体和言语上的攻击,但他并不认为喊“不要种族歧视亚裔”的口号能改变什么,理由是疫情让很多人都遭了灾,很多人都有怨气。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大家应该还记得在1月底以及2月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当美国政府还在傲慢地以为新冠病毒疫情只是中国的事情、以为美国很安全的时候,美国白宫不仅没有真正关心中国已经不断向世界预警的疫情信息,甚至美国总统特朗普还称"这就是流感",“很快就会消失"。

她的这番言论也获得了大量的点赞。一名非裔美国人就在评论中表示,她也对杨安泽的文章感到不满,并表示她受够了那种“要让白人对自己满意”的思维模式。

上月,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9个欧元区国家领导人联名致信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呼吁由欧洲机构发行共同债券,即所谓的“新冠债券”,用以筹集抗疫资金。欧洲央行委员科斯塔此前表示,可以由欧洲稳定机制发行这一债券,所得款项将根据疫情给各国带来的卫生危机和经济困境的严重程度进行分配。法新社称,欧盟较富裕的成员国认为,发行共同债券是“过度支出的南欧国家”的企图,目的是占德国和其他财政预算平衡国家的便宜。4月2日,广州市再次报告境外输入关联病例1例,为一例尼日利亚输入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

(截图来自杨安泽撰写于《华盛顿邮报》的原文)